第十二章 老阴哔,纸道人!(1 / 2)

纸道人算是修士中的另类。

此人乃是散修,不是修士中的大佬,但哪怕是一些大佬面对纸道人也是无可奈何。

因为纸道人从不显露本体,而是以纸体示人。

他似有无穷分身,纸人万千,每一道纸人之上都有他的魂意存在。

黄纸组成的身躯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纸鸟,在低空窜行,纸道人两眼盯着下方的黑红大地,甄选着目标。

这次他出手,为的是天元仙石,此物对他有大用,甚至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诛杀伏天宗的天命之子上官无极。

请他出手的,乃是九州邪盟内青州的两个邪宗势力,一个是尸傀宗,一个是阴鬼门。

近来伏天宗咄咄逼人,门下高手不断对青州邪宗出手,高调至极,摆明的是要彻底上位,成为青州之最。

两大邪宗气不过,势要诛杀上官无极这个伏天宗的天命之子,挫一挫伏天宗的锐气。

当然,伏天宗的怒火,谁都不敢言能承受,上官无极承载伏天宗的希望,背后有着超级大佬盯着,正面击杀,沾染因果,两大邪宗哪敢直接出手。

正好三宗前往荡魔山历练,两大邪宗一合计,便隐在幕后,花费了巨大的代价请纸道人出山。

他们相信的,是纸道人的能力。

他那一身黄纸,似分身,又能短时间内操控修为低的修士。

到时以操纵之术,引得三宗历练弟子自相残杀,既能打击伏天宗,又能搅的青州诸多正道大宗大打出手,简直美哉。

纸道人答应的爽快,自己也是小心翼翼。

陈默他们之所以没遇到四阶的魔物,是因为全被纸道人诛绝了,想着陈默他们能深入一些,可操控的时间就能增加一些。

奈何陈默发现了不对劲,不再深入,直接改道,纸道人无可奈何,只得开始再次忙活起来。

纸道人向来谋定而后动,也准备了诸多计划应对突发情况,此时此刻,他就在甄选一只四阶顶级的魔物。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

先搞一只强大的魔物,消耗陈默他们的力量,但这只魔物的实力还不能太高,太高的话引得陈默他们引发求救就糟了。

当然也不能太低。

等到陈默他们与魔物大战过后,便是他动手的时候了,他从陈默一群人进来后就一路跟随,早已选好了目标,那就是陈默和余小小。

余小小实力金丹中期,战力极高,但是一个她不保险。

而陈默虽然未曾出手,但是身为大河剑宗的带队师兄,实力应该不会差了。

届时两大同等战力一起突袭,大战过后,正是心魂放松,气息衰弱之时,量那个上官无极再有底牌,也发挥不出多少。

如果能一击必杀,那就更妙了。

陡然。

黄纸大鸟停在了虚空,眼眸盯着下方的一只巨大无比的黑影,纸道人满意的怪笑道,“就你了。”

那黑影似猿猴,如果熟读【九幽魔物志】就能知道,这是魔猿,性格暴躁,最喜欢拿东西砸人,眼前这个阶位高达四阶极限。

提着一只巨大的石棍的魔猿在漫无目的的行走,猛然间听到了上空的异响,“呼啦啦...”

下一刻,魔猿就感觉自己的视界被一道道黄光淹没,不等它挣扎,一道道黄纸贴满了它的全身,霸道无比的力量钻入它的身躯,宛如枷锁一般让他动弹不得。

魔猿升空,透过黄纸的缝隙,两只巨大的眼睛带着恐惧。

不过随着前行,魔猿又平静下来,心智不高的它没心没肺的赫然在思索着---咦?我在飞?原来这就是翱翔的感觉,好开森。

...

...

纸道人正在百里送魔猿,然而行至半路,他突然停了下来,发出了一道低骂声,“该死。”

却是此时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