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哟,敢凶我?(1 / 2)

轰!

余小小身躯降落在地,震得大地尘石飞扬,紫金混天锤亦是猛地一收,原本茫然的眼神赫然出现了一缕难言的挣扎和愤怒。

虽然一闪而逝。

但是这时候操纵着余小小的纸道人却是面容都扭曲起来,愤怒的跺脚,“可恶。”

纸灵附体术虽然能操作修为低于他的修士,但是如果被操纵者有极强的意志,他操纵起来就变得无比麻烦。

正如此刻的余小小。

先前操纵的妥妥当当的,但是现在,余小小赫然在挣脱着他的操纵,目光垂低,看着身前的陈默,余小小口中还在出声,“师...师兄...”

紫金混天锤脱手,余小小无比痛恨的捂着头狂吼道,“安能打我师兄!”

挣扎的意念越来越强烈。

纸道人浑身抽搐,黄纸身躯发出呼啦啦的响声,咬牙切齿的低语道,“这该死的爱情。”

计划出现了巨大的纰漏。

堵都堵不上的那种。

陈默免疫了纸道人的操纵,成为了纸道人真香大计最大的破绽,本以为爆发的余小小能补上,但是现在看来,这纰漏已经成为了致命伤。

众人见状,才算是松了口气。

而上官无极,则是突然间如释重负一般,露出了一抹带着余悸的表情。

刚才余小小肯定是因为顾忌陈默,收了力,不然的话,陈默怎么可能接得住那一锤?敲尼玛,吓死我了,还以为陈默逆天到足以比肩化灵境了呢。

“凝神。”

陈默低语,面容严肃。

余小小捂着脑袋不断的晃动着,而纸道人则是破罐子破摔,疯狂的提升着纸灵附体术,强行压制着余小小的意志。

陈默眯了眯眼睛,陡然间说道,“小小,其实有句话我隐藏在心里很久了,我...喜欢你。”

???

余小小的动作突然间有了刹那的僵硬。

与此同时,纸道人整个黄纸身躯都似乎萎靡了下去。

而在他身前,两道特殊纸人一个还是一动不动,另外一个,从不断摇晃变成了一抹漆黑,最终赫然腾的一声冒出了青烟,灰飞烟灭了。

纸道人呆若木鸡,欲哭无泪,颤抖的喃喃道,“这种昧着良心的话你都说的出口?混账小子,算你狠。”

毫无疑问。

陈默的表白成为了余小小意志的超级BUFF,余小小冲破了纸灵附体术的枷锁,神志彻底回归。

身上的墨浆纹路隐入体内,消失不见。

她扭扭捏捏的双手不住的扭着衣角,脸色羞红的偷偷看了陈默一眼。

陈默一看她的状态,顿时松了口气,擦了擦眉间的冷汗,说道,“差点出了大麻烦,好在没事了,上官无极,你应该看出来了,余师姐应该是被人操纵了。”

上官无极脸色虚白,又难看至极,被余小小压着打,还险些被打死了,丢人呐,憋屈呐,可是,他又无法发作,心情简直糟糕透顶。

“对不起了余师姐,刚才是想拉回你的神志,这才口出唐突之言,师姐莫要见怪。”

陈默对着余小小歉意的拱拱手。

余小小已经平静下来,虽然有些失落,也心知肚明陈默刚才不是真心话,但是还是欣喜无比,海灵宗的女修就是这么的纯粹,点点头说道,“没事的师兄,我明白,但是小小不会放弃的,你的话...也会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一群师弟师妹都围了上来。

上官无极的几个师弟看着虚弱的师兄,心疼啊,赶紧上前嘘寒问暖。

云楚楚三只师妹则是快速走到了陈默身边,还气鼓鼓的瞪了余小小一眼---这女人,令人羡慕。

余小小则是被几个师妹围了起来,一个个开怀大笑,余小小嘴角翘起,似在回味刚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