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玩纸,你只是小朋友!(1 / 2)

“哼,想找我本体?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纸道人缓缓起身,冷笑着嘀咕一声,已经准备退了。

真香计划失败的彻彻底底,还把自己给套了进去。

本来是一石三鸟,现在却是鸟毛都没弄到半根。

太失败了。

不过,虽然自己已经暴露,纸道人也只是忌惮,郁闷,无奈罢了。

大不了先躲起来避避风头,过几年再出来。

上官无极没死,伏天宗还真能上听天宫上门求黑?绝无可能。

而陈默他们那里。

散阳道人脸色一黑,有些不愉的瞥了一眼带着鼓励之色的官九妖,暗骂了一声,

天州听天宫,虽然自称有卜天之术。

但是指望他们找纸道人本体?或许能找到,但是,还不得被黑出天际啊。

“童姥,我能感应到那家伙的分魂纸人,有一个应该分量很足,就在荡魔山内。”

陈默突然开口,石破天惊一般。

官九妖大喜,散阳道人大惊,金如花眼神杀意纵横。

而纸道人。

踏空的黄纸身躯蓦然一顿,惊疑不定的自语道,“假的吧?我信你个鬼。”

“快带路。”

官九妖眉飞色舞。

纸道人停在虚空,冷笑道,“诈我?小子,你把本座想的太简单了。”

然而。

这时候陈默赫然突然间一个加速,以一种极为霸道的姿势单脚抬起,对着某地重重一踩。

噗嗤。

一道分魂纸人从泥土中惊慌失措般窜出,发出呼啦啦的响声,就要窜走,但却被陈默一剑挑中。

不动声色的把分魂纸人收入储物戒,陈默转身,看着震撼的众人,对着官九妖笑道,“童姥,那家伙肯定会跑,咱们得加速了。”

...

...

纸道人真的在跑路。

不跑不行啊,当陈默一脚踩到他的一道分混纸人身上时,纸道人就立刻明白了,陈默先前免疫了他的操纵,并非意外,而是这小子身上,或许带有天生克制自己的东西。

而现在。

似乎还能查找到自己的踪迹。

官九妖正带着陈默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向着他的主体分魂纸人这里袭来。

对纸道人而言,不啻于死神手提着镰刀要给他来一个死神斩。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九妖就来了,我敲尼玛...

察觉到官九妖的速度,纸道人几乎是连纸灵都快散掉了。

官九妖手环手搂着陈默的腰,踏空而行,其速度直接让身后跟着的散阳道人都险些吐血,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

金如花亦是没有好脸色,她可是把官九妖当成宿敌的存在,自然心情糟糕。

“你暴露了。”

陈默小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