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纸灵符!(1 / 2)

玩意?

本座纵横九州,谁不对咱忌惮三分?到你嘴里本座只是个玩意?

纸道人的符文脸几乎化作了一道道沸腾的烈焰形状,火冒三丈,大骂道,“混账小子,你有种,本座发誓,要跟你不死不休。这具分魂纸人本座不要了便是,宁死也不受你侮辱。”

噗噗噗。

被困天红绫卷着的纸人冒出一缕青烟,转瞬间其上的纹路也消失不见了。

“可惜了。”

陈默抿了抿嘴巴,很是遗憾的说道。

官九妖神色如常的把困天红绫连同纸道人分魂纸人残躯收起,对着散阳道人拱拱手,说道,“前辈,这次历练出现这样的意外,已经不必继续下去了吧?”

散阳道人心情自然是很糟糕,闻言烦躁的摆摆手,“到此为止吧。”

上官无极都险些身死,还历练个屁啊。

纸道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出手,肯定是还有幕后黑手。

联想到前段时间九州邪盟内传出的隐秘警告,散阳道人内心的杀意是越来越盛,也有些微凉。

...

...

虽然历练中止,但是奖励还是有的。

所有三宗弟子集中起来之后,以录影符内记录的斩杀魔物算积分。

算来算去,自然是上官无极第一,这货给了魔猿致命一击,四阶极限的九幽魔猿分量自然是最足的。

“大长老,第一名奖励的地皇草,弟子受之有愧,还是送给陈默吧。”

上官无极突然开口,引得散阳道人很是吃惊。

鉴于所有录影符中,关于被陈默抽耳光的影像已经被上官无极半强迫半求恳的要求删除,此事也便成了上官无极最羞耻的秘密。

区区一株地皇草,放到外界能引起无数人争抢。

但是对散阳道人自然是算不得什么。

也没有细问,心情急躁急于回宗汇报的他直接把地皇草扔给了陈默,便抬手招来一朵祥云,带着伏天宗弟子疾驰而走。

上官无极站在云端,捏着拳头目视着下方越来越小的一道身影,暗自咬牙。

再见了,陈默。

下一次见面,我必化灵。

而你,跟我的差距会越来越远,我上官无极,才是未来领导青州的领军人物。

你只是我生命中无数颗踏脚石中的一颗,罢了。

...

...

“哼。”

“哼哼哼。”

伴随着几道冷哼声,官九妖和金如花几乎同时招出飞舟,两宗弟子上去后,以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云端。

金如花看着一直笑容止不住的余小小,眉头微皱,问道,“小小怎么了?”

一个师妹立刻举手,怪笑道,“我知道,师姐肯定是被陈默师兄表白,高兴傻了呗。”

“啥?”

金如花一脸震惊,随即便是震怒,“该死的臭小子,这么短的时间能确定什么是真爱?他这是在玩弄感情,此事我必要找官浪蹄子给我个交代。”

“师尊。”

余小小猛然回神,而后羞涩中带着不满,说道,“师兄哪有您说的那么不堪,师兄当时表白,只是为了唤醒我的神志。”

说起这个,金如花的脸色就有些阴晴不定了,沉默半响,叹息道,“小小,你身有上古图腾战修血脉,事关我海灵宗诸多隐秘,儿女之情,对我们海灵宗女修,只是奢望罢了,再说了,那些男人,都是骗子。”

“师兄跟那些男人不一样,而且,等我血脉三次蜕变,我就能瘦下去,我感觉我瘦了会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