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莫名其妙就发了一波!(1 / 2)

荡魔山深处,仍旧是那座山谷,红发大汉眉宇之间透着邪狞的火气,手间的巨大阔剑不住的颤抖,化作澎湃的气势搅动着上空风云。

“假的吧。”

红发大汉闷声开口。

阴鬼宗的老头口中发出阴恻恻的声音,仿佛两道金属在厮磨,尖声道,“怕就怕,是真的。金丹初期,一剑杀化灵,真有这样的妖孽,成长起来,九州还有我们邪盟的立足之地?此事还需禀告万邪宗。”

就在此时。

就看到一道道纸人去而复返,组成了一具气势弱小的纸人身躯。

纸道人刚才把陈默卖了一颗天元仙石之后,早已离开,现在赫然去而复返。

而且那显露出来的纹路脸上,透着难言的恐惧,骇然,和勃发的杀意。

红发大汉和阴鬼宗老头都是一怔。

纸道人直接降落,并且迅速骂道,“混蛋!小混蛋!该死的家伙...两位道友,那个叫陈默的小子,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就不准备暗杀掉?”

红发大汉脸色一沉,说道,“纸道人,大河剑宗比伏天宗都要可怕,你不会不清楚吧?”

纸道人怒声道,“大河剑宗又如何,该死...真等那小子成为顶尖大能,九州之上,怕是再无邪修。”

陈默太可怕了。

不仅仅战力可怕,竟然连他的纸灵符都学会了。

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的纸灵符有多么的恐怖。

自己才只是初窥一角,就能纵横九州。

而陈默。

既然能抹去他在分魂纸人上的分魂,那么对纸灵符的理解,肯定已经跟自己相当。

现在不杀。

以后别说杀掉了,镇压都是奢望。

真爆发正邪大战,邪道会被打的怀疑人生。

你们这两个老东西,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阴鬼宗老头突然说道,“我们其实也想杀掉他,但是,想处理他,还需我们的总盟万邪宗出手,纸道人你也清楚请动总盟需要多大的代价,如果你坚持的话,可以和我等联手,一宗付出一些,打动总盟。”

纸道人大怒,“咱们怕那小子成长,万邪宗就不怕?”

红发大汉撇撇嘴说道,“你有证据么?你当时录影了么?没证据你跟人总盟吹牛比?说有一个金丹初期能一剑斩化灵?”

“我...”

敲尼玛。

当时谁能想到那小子这么逆天,无视了本座的操纵。

纸道人无可奈何。

陈默的存在对他而言才是最大的克星。

他不惧怕陈默成长,就算再牛逼又如何,他可是纸道人,分身万千。

但现在,陈默同修纸灵符,而且还能发现他的踪迹,这就槽蛋了。

“也罢。”

阴冷的低哼一声,纸道人呼啦啦而走,阴沉的声音在上空回旋,“你们赶紧弄出个章程出来,有需要通知本座便是。”

等纸道人离开后,红发大汉和阴鬼宗老头对视一眼,神色间更加凝重了。

纸道人可是连窥道都不惧的主,此时赫然流露出来了恐惧的姿态,莫非这世间,还真有如此妖孽不成?

...

...

大河剑宗。

后山。

茅草屋中,陈默手指如笔,在虚空划来划去,一道道灵纹不断的浮现而出,落入符纸之上,形成了一道道神秘的线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