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这注定是个悲剧!(1 / 2)

陈默嘴巴里啧啧有声,心头则是默默的叹了口气。

以他先前的苟属性,肯定不至于让人来伏杀,唯一能引起这种待遇的,绝壁跟纸道人那贼厮脱不了干系啊。

“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

陈默皱眉思索,他现在掌握着纸道人的小金库。

这老东西跟松鼠似的喜欢藏宝贝,陈默真给他一扫而空,他哭都没地方哭。

思索间,对面的七大金身强者为首的月牙刀疤老者,已经开始全力调动虚空法阵,不断的轰击着飞舟。

让他意外的是,这飞舟的防御阵超乎想象的稳固。

“莫非,是道器?”

道器都带有灵性,极为难得,绝品道器甚至能产生器灵,自主作战。

月牙刀疤老者先是一喜---这是意外收获啊。

随即就瞳孔一缩,有些惊疑不定---这小子就算有道器,也不能这般平静啊,莫非有强者暗中守护?

只不过。

根据探子的信息来报,陈默是独自一人离开的祖龙宫啊。

而且他们七人刚才早已暗中跟随飞舟很久,探查八方,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工作才开始暗布伏击大阵。

遮蔽消息封闭空间,力图不留痕迹的杀了陈默。

既然没有强者跟随。

这小子怎么就这般平稳,而且看他们的眼神---似乎在看撒币?

他们却是不知道。

陈默刚开始确实是自己离开的祖龙宫。

但是架不住敖浅浅的死皮赖脸啊,离开没多久就偷偷摸了上来,把陈默抓到了自己的飞舟上。

至于探子...

既然能当探子,能指望他们修为有多高?发现敖浅浅那是痴人说梦。

这---注定是个悲剧。

...

...

“姐姐。”

陈默摇摇头,晃去了心里的烦闷,接着就开始不断的跺脚。

哐哐哐。

踹了几脚甲板之后,陈默挥挥手,身下出现一个小板凳,面前出现一个小桌子。

瓜子拿出一大滩,散在桌子上。

陈默翘着脚,兴致盎然。

活着不好么?

为什么非要作死?

我都那么好心的提醒你们了,咋就不信呢?

说了你又不听,听了你还不信,信了---你丫就死了,因为来不及了。

月牙刀疤老者等七大金身此时的眼睛立刻瞪大,一个个浑身颤抖起来。

这是气的。

尤其是月牙刀疤老者,更是脸色铁青。

他们是万邪宗的杀手,他们么的感情,但是被人以吃瓜看戏的姿态这般侮辱,谁能受得了?

“小子,待会抓住你,老夫肯定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简单,我曾掌握一门剥皮抽筋断骨融魂的秘法,绝对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月牙刀疤老者凶戾无比的盯着陈默,操控着阵法轰击着飞舟,阵法更加的狂暴了。

“加油。”

陈默对着月牙刀疤老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并且握拳给他们鼓励。

“一起动手,我操控阵法,你们合力,先把这个飞舟的防御阵破了再说。”

月牙刀疤老者感觉到了巨大的蔑视。

就仿佛他们是骚扰着巨龙的小虫子,巨龙低眸抽了他们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给点力的大兄弟。

刹那间。

月牙刀疤老者操纵大阵,其他几个金身境杀手全部爆发,眨眼之间,一道道神通秘法化作洪流,向着飞舟淹没而下。

飞舟的防御阵法似乎有些不堪重负,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之音,防御光幕波纹流转,像是很快就能破碎一样。

不过。

就在此时。

随着一道身影走出飞舟舱,原本动荡的飞舟阵法,转瞬间消失不见。

月牙刀疤老者他们本来还大喜无比呢,然而片刻之后,他们便懵逼了。

因为走出来的身影,手指对着四周虚空轻轻一点。

四方虚空侵袭而来的黑色剑气,停滞,崩溃,化作灵光倒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