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要跟青莲长老出去办事!(1 / 2)

商量个屁!

么得商量!

老子认怂就是了!

苏天噬无比心寒的看着元化龙背后的青龙法相,确切的说,是青龙法相中央的剑符---

虽然早已听说,没见识过。

但是苏天噬发誓,自己这辈子再不想体验第二次,刚才那一瞬,强如窥道真要硬接,绝壁也是灰飞烟灭的结局。

元化龙只是一个下斩。

没有其他动作,这就算给他们留了面子---真的催动起来,左边右边画个龙,他们这些人全都得跪!

“商量吧。”

元化龙背负着手站在了苏天噬的面前。

苏天噬沉默许久,蓦然咬着牙说道,“不管道友听到了什么,猜到了什么,我保证,都是误会,并且以后绝不会再有!我以天邪宗掌教的身份给道友保证,决不食言。”

元化龙叹了口气,“早这么说多好...”

苏天噬,“...”

“非要说灭我大河剑宗。”

苏天噬,“...”

“我也不想用剑符啊,用一个少一个,多可惜。”

苏天噬,“...”

袖口内的双手已经捏成了铁拳,恨不得锤的元化龙满脸桃花开。

“走了。”

元化龙转身,青龙法相化作一道光柱,没入到了他的体内。

随着他的身影缓缓消失。

苏天噬扭头看了一眼仿佛天堑一般贯穿宗门的巨大沟壑,冷漠的说道,“让人来修地。”

说罢,苏天噬身影化作一道流光,留下面面相觑的诸多窥道大佬,窜向宗门深处。

万邪宗深处的一座秘境之内。

此地充斥着漫天的黑气,地面空旷,摆放着九道无比巨大的棺木。

这些棺木通体以价值不可估量的道纹木打造,光是一口棺材,就足以堪比一个大宗的珍藏。

苏天噬出现在这里,躬身对着九道棺木行礼,无比恭敬的说道,“苏天噬,拜见诸位祖师。不出九祖所料,大河剑宗果然来报复了,其消耗了一道剑符,十分恐怖。”

空间中。

一道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咱就说不要惹人家。”

很快,其他声音也响了起来。

“试试又何妨。”

“大河剑宗初代老祖堪称九州最无耻之人。”

“历代以来,大河剑宗此代最弱,有初代老祖给他们留下的底蕴也是无用。”

“他们也就这点本事了。”

“非开战时机,莫要在徒生瓜葛了。”

“但是那个叫陈默的小子又不能不闻不问。”

“再找机会!”

“天噬,你自行斟酌。”

声音消泯,空寂无声,苏天噬应了一声,躬身退却。

对天邪宗而言,捋一捋大河剑宗的虎须还是有必要的,借着机会试探一波,万一...没事呢?

底蕴总有耗光的时候吧。

可惜。

天不遂人愿,大河剑宗的外挂照常运行,就是不知何时才会当机。

...

...

大河剑宗后山。

陈默盘溪坐在自己的床上,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膝盖边的一个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