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卧槽,我们暴露了?(1 / 2)

“不可能!”

凌天南有些失态了。

昨天他可是亲眼看到安如君走进了客院,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

如果安如君没杀死陈默,他怎么会露出那种嘿嘿嘿的表情?

况且。

安如君自己都联系了雇主,都去领奖了。

现在你特么告诉我。

是个乌龙?

那开口的长老咽了口唾沫,说道,“老祖,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断然不会出错,老祖...您是不是搞错了?”

凌天南沉默了。

他蓦然起身,眼神之中寒芒一闪而逝,猛然窜出掌门大殿,凌天南迅速的前往客院,人在虚空,他远远的以法目清晰的看到...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陈默站在客院前的大石之上,做着各种伸展运动,脸上挂着阳光一样的微笑。

他没有去看凌天南,但刚才从安如君裤脚分魂纸人感应到凌天南出来,就知道他肯定会来查看自己。

他以动作表示,自己活蹦乱跳着呢。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你这个欠收拾的老银币。

凌天南一张老脸顿时扭曲了起来。

他身躯狂颤,那是恨不得立刻出手一掌镇杀陈默。

然而。

他不敢。

他转身,退了回去,回到了掌门大殿,他冷着脸低喝道,“原来老夫被他骗了,安如君便是宗门的内鬼,此事等老夫详细问问再说,你们暂且退下。”

一群长老懵逼而来,又带着懵逼脸而走。

等到所有人离开,凌天南封闭此殿,目光死死的盯着安如君,咬牙切齿,拿出一枚丹药给安如君服下。

啪啪啪。

几个大嘴巴子抽过去。

半响。

安如君幽幽转醒。

醒来的一瞬间,安如君就露出了惶恐、愤怒的扭曲之色,大吼道,“卸磨杀驴,你...”

“你给我闭嘴!”

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在安如君耳畔响了起来。

安如君呆滞,扭头,便看到了状若魔神般的自家老祖,他懵逼了,“老祖?这里是...山岳宗?老祖你为何...”

凌天南咬着牙低吼道,“先别管其他,我问你,你昨天到底杀没杀陈默?”

安如君咽了口唾沫。

老祖---都知道了?

卧槽!

老子暴露了?

“老祖,我怎么会杀陈默?我...”

安如君极力的辩解,但是话没说完,就看到凌天南大手一挥,一股浩荡大力落在了他的脸上,把他打飞了出去。

凌天南一步健越,俯身对着安如君如鼓风机一般咆哮道,“混蛋东西!你干的那点小秘密,你以为老夫不清楚?实话告诉你吧,从一开始,老夫就知道了!我给了你选择,然而你选择的,却是叛宗,一人得道,拿全宗的命来填!”

安如君惶惶然恐惧的无以复加。

他也算银币一枚,思量一番,他就悟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下棋之人。

万万没想到。

自己竟TM只是一枚棋子。

亏得自己还洋洋得意,现在想想,简直就是大撒币!

“哼。”

凌天南直起身子,冷厉的喝道,“现在,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昨天到底杀没杀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