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全知全能,就问你怕不怕!(1 / 2)

有心算无心。

本以为能快剑一闪。

但是现在剑还没拔出来,安如君就被硬生生的给按住了。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强挤,强挤,总算是挤出一个笑脸,干笑道,“陈默,你这话是从何而起啊?我岂会杀你?岂敢杀你?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啦?”

在安如君看来。

只需给陈默稍稍解释一番,陈默就能信了。

白天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不该信的,他全都信了。

然而。

陈默突然间嘿嘿一笑,“你昨天杀我的时候,可是挺狠呐。”

“啊?”

安如君顿时懵了。

寒意一刹那疯狂涌来,面对着陈默似笑非笑的目光,安如君有种浑身上下都被看透的恐惧感,颤声道,“你竟然---知道。难怪...难怪你没死...”

话说到这里。

安如君突然间宛若一道惊鸿,赫然向着陈默冲了过来。

话尽于此,还有啥好说的,刚才没能乘其不备,现在也就无需拖延。

杀了陈默。

求个痛快。

他安如君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一剑横扫。

四周猛然出现了一道道巨大无比的山岳虚影。

冲击的这地下溶洞山壁都是簌簌脱落着石块。

化灵巅峰的安如君,一出手就是山岳宗最强剑诀,一往无前,但求对陈默一击必杀。

噌。

也就在此时。

伴随着一道难以想象的凌厉剑光在虚空一闪而逝,陈默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灵剑归鞘。

而原本气势无尽的安如君,已然僵在了那里,还做出长剑横扫的姿势,却在无法向前。

他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眼底闪过强烈的嘲弄。

不是嘲笑别人。

他是在嘲笑自己。

可笑。

简直可笑至极。

本以为自己智珠在握,没想到却只是老祖的棋子,而到了最后安如君才发现,自己要害的是何等一个恐怖的家伙。

化灵巅峰的自己。

只需一剑,便破掉了自己的护体元力。

连同自己的防御灵器,一同寂灭。

剑斩入体,自己的丹田都直接崩溃,此时生机正在急速流逝之中。

“哈哈哈...”

安如君疯狂大笑三声,戛然而止,身躯轰然向前栽倒,死前的表情,带着解脱。

被老祖凌天南道破一切的时候,安如君的三观就崩塌了,早已心存死志,如今正好,死在陈默手中,不冤。

陈默目光瞥了一眼前方,那里应该就是山岳宗真正的秘境了,就是不知里面有什么神奇之处。

不过现在不是探索秘境的时候,陈默轻咳一声,目光陡然看向某处,沉默了几秒,说道,“光偷窥有何用?赶紧出来正面刚。”

...

...

阴暗一角。

凌天南早已感觉三观崩塌陷落。

陈默能提前发现安如君的阴谋,凌天南自然是十分震惊的。

但是随后。

更震惊的来了。

陈默竟然一剑杀了安如君。

轻而易举的就仿佛喝了口水,吸了口气。

安如君可是化灵巅峰之境啊,就那么轻轻松松的一剑斩杀了。

大河剑宗。

陈默。

竟恐怖如斯!

这小子据说才特么只是金丹修啊。

不是传闻,他的战力固然奇高,但上限是化灵后期么?

这传闻是特么几年前的?

被陈默的实力吓住的凌天南,甚至都有种转身欲逃的冲动。

哪怕他是凝婴巅峰,但是,陈默一剑斩化灵巅峰,实力肯定也达到了凝婴境。

他怕了。

这种大宗天命之子,太特么可怕了,这还是人么?

而就在他思绪浑噩之时,耳畔,响起了催命一般的声音,“光偷窥有何用?赶紧出来正面刚。”

???

这说的。

莫不会是我?

凌天南心头发寒,决定按兵不动。

过了几秒。

“说你呢。还藏?屁股都露出来了。”

凌天南莫名的松了口气---看来不是我,老祖我露出来的是脑袋。

不过。

这里还有其他人么?

“凌天南!”

陈默带着不耐的声音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手中灵剑一甩,一道剑光窜动而来,在凌天南身前不远处炸裂,掀起一道道石尘,“说你呢!”

凌天南,“...”

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两眼有些发直。

陈默竟然发现了。

连他的藏身处都近乎指明了。

毫无疑问,刚才陈默叫的,就是他凌天南。

这怎么可能呢?

以他的修为隐匿起来,怎么可能会被陈默这等修为发现?

压抑着内心的慌乱,凌天南咬咬牙,眼底杀机一闪,现身而出。

翻身站到了一座高石之上,凌天南一身黑袍无风自动,凌厉无比的喝道,“陈默,你竟杀害了本宗掌门!你好大的胆子!今天哪怕杀了你,大河剑宗也绝无理由降责于我。”

陈默面无表情,灵剑摆出一个拔剑瞬杀斩的起手式,淡漠的说道,“无需废话,今天你必死无疑,来战吧。”

金丹战凝婴。

还是凝婴巅峰。

这看似不可能,但是在陈默这里,一切皆有可能。

话音刚落,陈默足底已经是灵纹闪烁,纵天九踏,鹰飞而出。

宛如流光闪烁,直奔凌天南而去。

伴随着一道惊鸿剑光,凌天南呼吸一滞,一股磅礴无比的压力冲击而来,让他险些心魂失守。

好可怕的一剑。

难怪安如君被一剑斩杀。

心头咆哮一声,凌天南同样掠出,张开大手,一道道印光出现,化作几道巍峨无比的山峰虚影,大吼道,“撼山!”

轰隆隆!

剑光冲撞着山峰,毫无疑问,剑光瞬息粉碎。

爆炸性的力量蜂拥而至。

陈默顿时感觉自己的丹田都是震荡了起来,肉身不堪重负,发出强烈的痛楚。

然而。

陈默却是酣畅淋漓的大笑了起来,“给点力!这点力量,不够!再来!”

身影被打飞,陈默提剑再次冲出,无剑的左手张开,下一刻虚空中便出现了道道云雾大手印,仿佛一张牢笼,向着凌天南倾覆而下。

与此同时,右手灵剑再次闪烁,接连数道拔剑瞬杀斩流星一般斩向凌天南。

快速!

凌厉!

且霸道!

凌天南双手一招,一道道山峰虚影强烈的闪烁不休,心魂无比的震撼。

面对陈默,他甚至都做不到碾压。

做不到一击必杀。

这小子,真不知是何等的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