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天元绝地,君子山,血刀门!(1 / 2)

纸道人奉行的是广撒网多捞鱼的标准。

九州之内,尽皆有着他的主体分魂纸灵存在。

身为邪修的另类存在,纸道人深受广大邪修的喜爱。

这货不怕死。

不惧大宗威胁。

强压之下仍旧是活的有滋有味的。

但是。

那是在真正的大宗不愿意浪费时间和精力的情况下。

正如此时此刻的百花仙子楼,随着元飞虎一道诛杀令下达,这个元州的庞然大物立刻展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百花仙子楼有钱。

不。

应该说,是太有钱了。

他们的每一届花魁都是一株摇钱树,再加上元州本就元石矿脉居多,底蕴更是深厚的可怕。

如此之下。

纸道人顿时悲剧了。

他第一次被针对,是在海州。

当时他正美滋滋的在一个邪道大宗之内领取任务奖励。

但是突如其来的,他就被当场的邪道大宗大佬一拍桌子一瞪眼,一句“拿下”,遭受群殴。

憋屈的他没等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干翻了,一道主体分魂纸灵被灭,损失的他心头都是豁豁的噗血,太伤心了。

纸道人那叫一个气啊,决定报复。

只是。

随着九州之内,其他的主体分魂纸灵遭受到了强杀打击,并且,分魂纸人亦是被不断搜寻,找到就被灭,纸道人惊呆了。

雾草!

老子这是干了啥?

我最近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啊。

不就是杀了几个咸鱼么,怎么整的好像我掘了九州诸多大宗的祖坟似的?

付出了很多,多番打听之下,纸道人才算是了解到了事情的内幕。

据说。

“自己”闯入了元州大佬级宗门,百花仙子楼总楼之内。

擅闯宝库不说。

更是手刃百花仙子楼刚选出来的此届花魁。

那花魁来历也不凡,据说还是某位大佬的晚辈。

???

纸道人气的是浑身发抖,真想吐血三升。

麻蛋!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干出来这么一件可怕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是了---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会纸灵符之人---是陈默!

卧槽,那小子竟然特么坑我!

挣扎了几天之后,纸道人明悟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引以为傲的不死战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其实就是渣渣。

如百花仙子楼。

对方此次不计代价,光是极品元石就撒出去数百万,势必要让他寸步难行,他这不就寸步难行了?

天州,纸道人本体隐匿之处,纸道人已经把所有做任务的分魂纸人收拢,含泪缩了起来,在他的面前,一个小巧的纸人摆放着,被他拿着一根长长的尖针扎来扎去,那纸人上的面容,跟陈默很是神似。

“小混蛋,我TM跟你没完,咱们走着瞧。”

...

...

陈默还不知道自己把纸道人坑的有多惨。

此时此刻,官九妖已经准备离开,她神色漠然,在他身前,元飞虎面色难看,欲言又止。

“我要走了。”

官九妖摆摆手,身后跟着低垂着头的凌水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