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五毒宗掌教,快来快来...(1 / 2)

张大胆只是五毒宗毫不起眼的一个内门弟子。

但是今天。

张大胆只有一个感觉---我被天命选中了。

昂首挺胸的和同伴领着陈默踏入了五毒宗。

陈默面色和善,背负着手,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四周。

五毒宗整体被五座巨大无比的刺入苍天的山峰包围,五座山峰对应着五种颜色,亦是对应着五毒老祖,被毒瘴覆盖,修为弱小的,估计靠近即死。

走着走着,前方远处走来了几个拖着尸体的人,陈默眯了眯眼睛,问道,“大胆,那是什么?”

张大胆瞅了一眼,无所谓的说道,“试毒的奴隶罢了,我也经常毒死几个,根本....”

话没说完,张大胆就顿住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陈默,说道,“爷爷,你不会怪我吧?”

陈默微笑着看着张大胆,“以前就算了,以后莫要这般行事,杀孽过重,怨气缠身,渡天劫的时候就麻烦了。”

猜到这小子应该不是啥好人。

看来真的是。

既然如此,让你当个几天孙子,也就没啥心理负担了。

倒是张大胆,已经是激动的差点要嗷嗷叫。

听听。

听听爷爷说的啥。

渡劫的时候...

凝婴境才会迎来第一次天劫,也就是说,爷爷有把握把我培养成凝婴境强者?

太爽了。

心下更加热切,张大胆对接下来的场面也就更加的期待。

张大胆和同伴昨天是被一个内门师兄给打了,关键是还是毫无缘由的打。

对方似乎很烦躁,想找个出气筒,昨天碰上了,张大胆正忙着跟同伴说话,没有问礼,就被对方狂抽了一顿。

问礼什么的。

你只是师兄,又不是长老。

问礼是尊重你,不问礼你也不能抽我啊。

奈何对方背后有人,金丹境强者的威严压得张大胆和同伴喘不过气来,郁愤一晚,便去了酒楼喝闷酒。

张大胆都有些感谢那个抽他的家伙了。

要不是对方。

自己也不可能去酒楼。

指不定这辈子都碰不上自己的“爷爷”了。

所以。

老子必须要好好“回报”你啊。

来到一座山谷内的洞府前,张大胆的脸上闪过一抹狞笑,蓦然间大吼道,“刘金彪,给老子滚出来。”

半响过后。

很多洞府门都打开,走出来一个个五毒宗内门弟子,吃惊无比的看着张大胆。

这张大胆是吃了什么迷魂药?

竟然敢这般叫喊刘金彪师兄,莫非是喝大了?

而刘金彪,此时也从洞府内走出,脸上带着寒霜,凶戾的盯着张大胆,高声喝道,“张大胆,你找死不成?”

张大胆狂然大笑,“我找死?是你找死!仗着有你三叔撑腰,你简直肆无忌惮,昨天你无缘无故抽我们,今天我便打回去,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整座山谷鸦雀无声。

张大胆区区一个紫府初期,叫板紫府后期的刘金彪?

刘金彪震怒无比,一个虎跃,从洞府前的高台阶上落下,眼神带着杀机盯着张大胆,说道,“正好,老子这个月的杀戮名额还没用完,你这是自寻死路。”